中国共产党:历史的必然选择

2021-03-24 来源:民族宗教教研部 阅读(217)

分享到:

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这100年也是中华大地发生天翻地覆的100年。100年前,随着中国共产党的成立,中国革命面貌焕然一新,100年以来,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励精图治、初心不改,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殚精竭虑、呕心沥血,终于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当前,我们比任何时候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回首走过的路,艰辛而曲折,展望中国的未来,自信而豪迈。

一、“长夜难明赤县天,百年魔怪舞翩迁”

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随着《南京条约》的签订,中国开始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而后随着第二次鸦片战争、中法战争、中日甲午战争、八国联军联合侵入中国,祖国母亲屡屡受辱,中国的半殖民地化倾向日益加深,直至《辛丑条约》签订后完全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近代以来,中国革命的主要任务是推翻三座大山(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争取民族独立,实现国家富强。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一代又一代仁人志士抛头颅洒热血,不断寻求独立富强的强国之路。但是,只有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以后,中国人民才真正走上了一条从一个胜利到另一个胜利的道路。

自从梁启超以后,中国人习惯用器物、政制、文化三段论来诠释近代中国对西方的认识以及中国自身的发展,一般都把新文化运动视为进入文化阶段的表征。这三次转变的前提是中国读书人先接受了以强弱(战争胜负)定文野的思路,故每次都是在中国的不成功后产生进一步外倾的觉悟。而其间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差异,即前两次转变都是对外作战(鸦片战争和甲午之战)失败之后的“觉悟”。如果把五四学生运动的口号算进去,则三次大体一样,新文化运动更多是一次自我的“觉醒”。正是这一次“觉醒”,产生了中国共产党。因为无论是解决“船坚炮利”的洋务运动,还是改变政治体制的“戊戌变法”和辛亥革命,无一例外的都失败了。

中国共产党成立以后,“中国革命的面貌才焕然一新了”。中国共产党的成立,是“开天辟地的一件大事”,从那以后,中国革命也就为之一变,中国革命进入到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经过28年的浴血斗争,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终于推翻三座大山,取得了民族独立,建立了新中国,中国人民终于站起来了。

二、“一唱雄鸡天下白”“冷眼向洋看世界”

随着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向全世界庄严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中国真正实现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新中国建立以后,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我们进行了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但是,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妄图通过军事、经济双重手段扼杀我新生政权,在这样恶劣的内外环境下,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不但取得了抗美援朝的胜利,对建设和发展社会主义也进行了深入探索,建立了相对完整的国民经济体系。

三、“喜看稻菽千重浪”“天翻地覆慨而慷”

改革开放是中国共产党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实践探索。中国坚持走符合中国国情实际的社会主义道路,实现了从计划经济体制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从封闭到全面开放的伟大历史转折,综合国力得到显著提升,国家整体面貌发生了巨大变化,实现了从站起来到富起来的历史性转变。

中国的改革从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开始,采取了“摸着石头过河”的方法,走出了一条从农村到城市、从沿海到内地、从经济领域到其他领域改革的发展道路,创造了人类社会发展史上的一大奇迹。

四、“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历史雄辩地证明,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领导中国,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共同意志的根本体现,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根本保证。

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深谋远虑,审时度势,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国共产党坚持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行动指南,坚持人民主体地位,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根本宗旨。经济上,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努力消除两极分化,实现共同富裕。文化上,开放包容,在保持民族文化独立与自信的基础上善于借鉴外来文化,推动世界文明的交流与互鉴。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2021225日,习近平总书记更是向全世界庄严宣告,“经过全党及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努力,在迎来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的重要时刻,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创造了无愧于历史的伟大功绩。

成就意味着过去,面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国内外环境正在发生深刻复杂的变化。新时代、新理念、新格局、新征程,我们要更加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为党中央的周围,守正创新,风雨同行,向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奋勇前行。

作者:陈新专 甘肃社会主义学院民族宗教教研部主任、教授、法学博士

原文刊载于《兰州日报》3月16日(理论版)

责任编辑: